一年多的脑洞总结

一年出头的脑洞总结,不包括已经发了的。混更的正确姿势。

这么总结了一下发现确实还是很多的,确实还能成文的大概这些吧,其他还有一大堆不知道怎么总结的小段子……本来还想多整理一下吴方,拼个十二个月总结,不过想想算了,数够时间不对,就在这里随机掉落几个吧2333

这个LOF只发全职相关,所以只把全职脑洞PO上来了,都是文的脑洞我也就不标注了。整理完看了一下,以下所有脑洞都有我谦……大部分脑洞都偏早,所以谦儿基本都是早期各种私设OOC那版,也不特意标注了。

私心打个吴方TAG,不合适再删。

涉及但不止#吴方##方王#……

 

 

#吴方# #原著向# #HE#《天天年年》

吴方早期,一个相识相知相恋的过程,特别平淡,认识了解后互相喜欢上了,打打比赛谈个恋爱,吴雪峰退役出国异地恋,方士谦退役后直接出国跟人厮混去了,就没啥了,最多带个番外一起去看个世邀赛。等等其实这样想来完全不长啊,怎么我搞到7还没搞出重点的感觉……

不正经的长篇,最开始是吐脑洞用的,想的时候是场景小片段,还是搞出了时间轴和剧情,并且还是被我搁置了。搁置原因主要是某次码完7之后电脑崩溃了……然后我对7也很不满意,就再没搞过了【


雪峰出国后了。

方士谦一贯是体温低星人,平时就手脚冰凉,冬天更甚。

他今天没带手套,往手上呵着热气刷选手群,手僵连着打错三句,被一群人调侃手癌没药医。

吴雪峰问身边并肩的人:“你手套呢?”

 “忘酒店了。”方士谦边说边下了Q,手机揣到兜里。

毫不犹豫熟练地把手伸进旁边人口袋里,隔着一层手套吴雪峰也感觉到那手冷的跟冰似的,没一会儿又感觉到兜里的手开始不安分的去揪他手套,瞥了一眼人,人明面上还是在和郭明宇拌嘴,俩人嘴皮子溜溜的互相吐槽。

一根根手指被迫从温暖的手套里退出来,碰到冰凉的指尖,把他凉了个激灵,但还是好好地握紧了捂好了,怕人手冻坏了几天摸不了荣耀只能眼巴巴看着。

“职业选手好好保护手。”还是忍不住多说教一句。

“知道知道,我不就今儿走的太急,手套忘桌儿上了。”

又过了一会儿,感觉到掌中的手翻了个面儿,这回是实打实的交握住了,在他的大衣口袋里十指相扣,拇指轻轻摩挲,说不出的缠绵旖旎。

他紧了紧掌心,轻声附到人耳边:“别闹。”

“没闹。”方士谦笑意盈盈的回答他,“他们看不见。”

吴雪峰见人高兴也就由着他去了,握着的手修长而骨节分明,皮肤因为寒冷的天气有点干。

他默默想起一首歌,以前从方士谦手机里听过的。

“能开不开心都紧扣 辛不辛苦都接受 是一个成就 可惜我只想与一个人尾指一勾 也没有。”

多好,他有。



#吴方# #原著向?#《凉夜》

《吻火》后半夜的事儿,短篇,肉体上来了次方吴,精神上依然是吴方。主要还是吴雪峰太宠了……事前事后基本都写完了,就是肉还没写


事后。

第二天早上吴雪峰先醒的,8点多,遵循了他的生物钟。

稍微动一下想下床,被人枕了几个小时的右胳膊抽搐着向他报警。

他昨晚第一次做下面那个,其实感觉并不有多糟糕,方士谦虽然从没乱搞过,但这方面简直是无师自通的天才,他也得承认偶尔这么一次还是很爽的。

不过上了他的这个人未免太悠哉——此时还睡得天昏地暗人事不知。但仔细一看人面容多少带了点儿倦色,认床的人身处异国他乡,能无知无觉睡得安稳大概实属不易。

方士谦这会儿合着那对极漂亮的眸子,但不妨碍他眉眼轮廓清俊好看,面容白皙,弯翘长睫静立在眼睑上,实在好看,让人不由自主多几分纵容。他内心暗自叹气,任由人继续枕着他安眠——不怪吴雪峰,这毕竟还是个看脸的世界。

所以这人究竟为什么会在退役后出现在美国?出现在他的城市?

总不会跨越太平洋只为了找他喝杯酒跳个舞再来一炮吧。

他躺了半天发现方士谦还没睁眼的打算——这不符合他对这个人的认知,方士谦认床意味着换个环境浅眠,自己最开始抽胳膊那两下就应该醒了。

眼看着再不起就要迟到了,吴雪峰动动胳膊:“方士谦,我要上班。”

方士谦眼都没睁,窝在他怀里含含糊糊地说:“别动,冷。”

“别没完没了,夏天你冷个鬼。”说完吴雪峰自己愣了愣,带着不确信扭过另一只胳膊摸了摸方士谦的额头——然后他无语地发现方士谦发烧了。

吴雪峰摸过床头上的手机,无奈地请了天假。

水土不服的人烧得脸色白里透红,表情无辜地窝在他床上玩儿他的ipad,让他恨得牙痒痒。

吴雪峰家里都是当地西药,对方士谦效果一般,想着这人行为作死日常生活上却是周全的很,从方士谦牛仔裤兜里翻出房卡,认命地驱车宾馆给人拿药——顺便打包了他的行李,退房。

无论是现在还是当初在国内,他这么多年的良心大概全败给这人了。

回家路上吴雪峰路过面包店,依着方士谦的喜好买了几样,心想这人一定是上天派来治他的,对上方士谦这人他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吴方# #现代AU# #警察罪犯paro##HE#《千面一人》

一个长篇,大概是今年最喜欢的吴方脑洞了……其实这个paro我不知道该怎么标= =

脑洞来源《不死法医》的一句:骗人高手有很多天赋,他们能改变声音、相貌、举止,但每个骗子,都会学到一点,爱是无法隐藏的。以及《Catch Me If You Can》,然而电影我没看过我只听说过

有人拜托吴雪峰帮忙,扔他家一个人暂住一段时间,然后警察嘉世组这边儿负责一个高端的连环杀人案,内部给犯人起代号千面,因为人家易容伪装超棒。吴雪峰每天查案累DIE,方士谦在他家里就是个干净的学生,反正吴雪峰对人有意思,其实方士谦对他也挺有意思。反正方士谦算计了一串把自己算计进去了,他反社会人格,最后就在精神病院谈谈恋爱【……】

这个设定完整,剧情提纲都列了,细节也想了非常多,片段写了几个,除了案子需要再琢磨外基本上都就差正常写下来了……


最喜欢的一段场景,后面就卡肉了

他站在家门口,从兜里掏出钥匙,插进锁孔只转了半圈就脑子一懵——门根本没锁。

吴雪峰几乎是撞开门摸向灯的开关,手放在开关上面却半天按不下去。他也不知道自己是看到人在放心点儿,还是不在安心点儿。

在他想出答案前,现实已经强迫塞给了他个结果:夜色勾勒出房间内一切的轮廓,沙发上人影他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吴雪峰一把按开灯。

方士谦身上竟然还穿着那套警服,坐得特别端正:“你们警察平时是怎么坐的?”

他腰背挺得笔直,如果吴雪峰什么都不知道,或许真会以为他是组里新来的小警员。

吴雪峰手指动了动,想摸向胸口放烟的口袋,又反应过来身上没烟了。他带上门,站在那里沉默了半天,说:“所以真的是你。”

方士谦听到这句就笑了,也不扳着姿势了,摘了警帽扔到一边,十指交叉抱着脑袋往沙发上一靠:“你不是都肯定了?不然你为什么犹豫了。”

吴雪峰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一句脏话梗在方士谦的动作里。

方士谦开始慢条斯理地解扣子,脱了警服外套扔在沙发上,边脱边说:“不然你为什么放千面走。”

他松了袖口,站起来解皮带,大一号的裤子松垮垮地挂在胯骨上:“你们捉了他那么久,好不容易这一次困住他了,你为什么放他走了。”

然后赤足一步步走到人面前,扯了领带平举到吴雪峰眼前,轻轻松手,领带滑顺地落地:“你为什么放千面走了。”

“我没有。”

方士谦嗤笑一声,猛地握住人肩膀把人按在墙上,啪地一声撞上灯的开关,瞬间的黑暗让两个人失明片刻。方士谦掌心摩挲着按到吴雪峰的后颈,逼迫他直视自己,拇指陷进锁骨一道窝:“吴警官,承认吧。”手下用力收紧,他贴在他耳边,“你看,你不还手。”

他笑意盈盈地松了力道,胳膊搭在吴雪峰的肩上,距离近得像勾住了人脖颈:“你为什么放我走。” 



#吴方# #架空AU# #BE#《边城》

一个妹子的脑洞,主要是因为那句“那个人也许永远不会回来了,也许明天就回来。”

吴雪峰士兵,方士谦医生。脑洞挺有趣的,我脑补后概括一下感情线就是“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想的差不多不过没怎么写。

 

#吴方# #现代AU# #娱乐圈paro#《戏中戏》

一个只有设定的脑洞……大概算是戏里戏外吧。当时想的戏里监狱paro,叶修演被冤入狱的犯人,韩文清演查案的警察,吴雪峰演帮助叶修的律师或监狱看守,方士谦演叶修的狱友。戏里的剧情并没有想好。戏外娱乐圈paro,叶修影帝,韩文清影帝提名,吴雪峰和叶修同公司,方士谦演员歌手双修,这是第一次上大荧幕。然后在拍戏过程中吴方勾搭上了。

 

#吴方# #原著向# #粮食向#《未归》

非常久远的脑洞,应该是去年的了,是最开始的吴方粮食脑洞,结果安利了自己【……】

世邀赛的时候俩人偷摸跑去苏黎世看比赛,然后吃吃饭聊聊天谈谈自家小队长。

 

#谦叶吴# #原著向# #ABO#《情无独钟》

大概是我年度最丧心病狂毁三观的脑洞……

两A一B。谦叶双A炮友,心里都单箭头吴雪峰,相互间有点做出感情的意思吧。反正最后吴雪峰估计出国后娶了个B的妹子,谦叶大概方士谦退役后就再也不见了。


来毁三观。

单人床咯吱咯吱的发出惨叫,随着床上的人影晃动着,两具肉体在泛滥的信息素里剧烈地碰撞交。满屋子沁人的信息素,醉人酒香与清幽香茶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是不受控制的生理反应,缠绕在鼻尖,和炙热的喘息交织在一起,却注定引不起更深的情欲,只留一片甜腻。

动作停止在身下人的高潮,慢悠悠的退出来,随着故意的收紧也达到高潮。

叶修下面还黏黏哒哒的都是润滑剂,他们一次就用掉小半管。这玩意儿现在不是很多地方都有卖,毕竟Omega和Beta自身会分泌类似物,可惜他不行。

方士谦顺手抹了一把人湿漉漉的下面:“可惜你不是Omega,不然我就标记你。”

叶修缓了口气,拖着酸软的腰腿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烟,点上一支把打火机和烟盒一起甩向一边:“那也轮不到你。”

“这可说不准。”方士谦一伸手中途拦下烟,自己抽一支点上,再让它回归原来的轨迹,啪的一声落在一边的杜蕾斯上,“你去哪儿再找一个玩儿治疗的Alpha?”

叶修也不得不承认,他说这话有十足的资本,就目前的情况看来,十支队伍小100位选手,Alpha还是有三分之一的,但是玩奶的Alpha只有方士谦一个人,也难怪他被称为治疗之神。

 


#谦平# #原著向#

是的,我谦平还有一个脑洞……私设钟少和钟叶离堂兄妹,钟叶离男神方士谦。方士谦退役后给钟少做版面设计,然后被妹控钟少坑去认识钟叶离,然后义斩的人认识了个齐全,再遇了孙哲平,再续前缘勾搭上谈谈恋爱。

 

#防谦# #原著向# #BE#《钟情》

私设账号卡paro的时候搞出来的脑洞,并且因为脑补过虐,直接导致我放弃了账号卡paro的脑洞……当时纠结在第一人称还是第三人称,同样的段落分别都写了自己也没挑出来,后来就没有然后了【……】其实开头结尾和中间大部分都写了,就是回忆杀没穿进去。

七赛季KTV庆功宴外加给方士谦送行,防风视角穿插回忆杀。防风单箭头方士谦,决定第一人称,BGM画情。

 

痴汉来自防风。

他是琉璃溢彩美玉绝世,我遥遥凝望,光影柔和他眉眼,喧嚣敛尽他风华。

我深知自己犯了个大错,却沉醉其中不能清醒,眼前人事物都这么美好,卫冕冠军已经不易——更何况是同他一起——所以我情愿错上加错。

我一直相信Master是世间最有魅力的人,让我与他命不相连,却至今对他,爱罢不能——这四个字浮现在我脑海,我为第一个字些微愣神。

但我还是可以堂而皇之地这么说。纵观荣耀,我们谁不爱自己Master呢,更遑论自己的缔造者。我们本都没有自己的神识,只因为Master,他将我们从一片混沌中剥离而出,得以隔屏见一面;再幸运点,如我,我的Master足够强大,让我得以现世走一遭。

他让我脱骨而生,授我贪念情怀。

我从未叫过他名字,我只称他Master,我们直呼主人名讳是一件十分无礼的事。

但我在内心偷偷唤过他好几次——好几次,他名字那般好听,在唇齿舌尖滚动,化进心底。



#防水# #账号卡paro#

上一条提到的账号卡paro保留的脑洞。主要是防风X气冲云水,带各种私设,人设搞定,剧情全无,就是脑补的账号卡们的日常,全是脑补小段子。脑补的时候有点像防ALL……

 

#方王# #现代AU# #校园paro# #HE#《等一个人》

脑洞来源于电影《等一个人咖啡》,好像是去年十月看的了吧。大剧情基本上就是照着电影走的,然后各种改……叶修是店老板,吴雪峰调咖啡,王杰希医科大学生,方士谦医科大学生,苏沐秋是只有王杰希能看到的鬼魂。当时是伞修方王两条线,但是这脑洞写起来就觉得自己在抄袭,后来也没写了。在一个已知大剧情下脑补挺有趣的……强行让方士谦穿了一下旗袍,强行让吴方前任了一下【……】

 

放一段旗袍,预警。

吴雪峰看着方士谦胳膊上挂着的西装外套:“外套不穿上?”

“你不觉得旗袍外面套西服很奇怪?”

“……这时候你还看搭配?总比旗袍好吧。” 

方士谦抖开外套披上:“不是啊,你不觉得特别像被强x了之后禽兽披个衣服走了?”

旁边张佳乐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总觉得我开发了方神的新属性。”

叶修抖抖烟:“神经病不一直是他本性?”

吴雪峰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怪我,我早年就不该惯着他,应该直接暴力压制。”

方士谦靠到吧台偏头凑过去:“话不能这么说啊雪峰,谁暴力谁还指不准呢。” 

吴雪峰随手拿了把勺子敲敲人光裸的手臂:“你穿的一副强x样说这话?”

方士谦顺手抽了张餐巾纸抖开掩面:“您这是瞧不起我卖艺不卖身?”

张佳乐撇过头:“卧槽!”

吴雪峰淡定的调完手上这杯咖啡,倒奶,拉花,推过去:“干了这杯吧。”

方士谦端起来闻了闻,没什么特别的:“你加了什么没?”

 “春药,谦头牌今晚可就靠你撑场子了。”

王杰希换完服务生的衣服,从更衣间出来就看到方士谦斜靠在吧台旁边,姿势原因大腿在旗袍下若隐若现,披着西服端着杯咖啡喝着,抽空向他抛了个媚眼,另一只手上餐巾纸一挥:“这位客官,您说说今晚想翻谁的牌儿?~”

王杰希关门的手一顿就想走人:“……学长们谁把他放出来的?”

叶修一副事不关己:“他自己挣了链子跑出来的,这不都在等你来做法收了这妖孽。” 

“小学弟,旗袍PLAY不想来一发么?~”

“我去老方你还有这爱好?”

方士谦拿起餐巾纸掩面:“谁让你包了我就投入别人怀抱,这年头有钱就是爷,乐院花自己享福也不照顾照顾姐妹,好狠的心啊。” 

张佳乐捂住脸:“方士谦你何弃疗啊!”

“疗什么啊弃疗之神不就是他。”



#方王# #民国AU#

王杰希给方士谦画扇子,然后看戏去,遇到赌场有人砸场还顺带毁了扇子,方士谦借机发难非要人家赔,然后赌了一局,说白了就是手痒,闹腾完回家后王杰希又给他题了一把。

 

#方王+退役组# #文# #架空AU# #妖怪paro# #BE#《忘年》

其实就是想写个诡异向,一个我很喜欢的方王脑洞,设定特别全,就是剧情没完善。

王杰希自驾游遇暴雨,偶然进入一个封住几只妖的空间呆了那么几天,遇着一堆诡异的事儿。本体的话,方士谦蜘蛛,吴雪峰蚕,郭明宇猫头鹰,季冷鼹鼠,方世镜壁虎,张益玮蝙蝠,张简蟾蜍。对着百科搞人设,人设其实可萌可好玩儿了。然后中间脑补的时候还被我搞出了郭季……

虽然正剧是BE的,不过还脑补了一个HE的番外,就是因为王杰希这个意外,退役组从那个空间出来了,然后想一想都养在王杰希家里那日常也可萌了……


郭季相关的一小段。

他们畏光都不得靠近,留在中庭远望着,火光不过一个小星点。

“谦儿这次可真是动情了。”郭明宇喃喃自语。

季冷忽然站起来,头也不回的往屋里走。

郭明宇叫他:“你去哪儿?”

季冷回头瞥了一眼火光,走入阴暗的角落蓦地变回本体,小小的眼眸里闪过一道幽光:“屋顶。”

“唉我也去,看不下去了。”

郭明宇抖抖胳膊,柔软的棕色羽翼扇起一阵风,刹那间翅膀盖住角落的季冷,把小鼹鼠叼起来扭头放在背上。季冷乐得有鸟给他代步,往他背上一趴就一起飞走了。

庭院里安静了几秒,张简看看也起身的张益玮:“你?”

“休息。”说完扑楞着飞回屋了。

方世镜与张简对望,前者耸耸肩:“我等。”

“那我也等吧。”


 

#方王# #原著向#

世邀赛玩儿真心话大冒险,一个普普通通日常秀恩爱的甜脑洞,作为段子长了作为短篇短了,不知道怎么删也不知道怎么增……就被我扔那儿了【

 

#全员# #古代AU# #妖怪paro# 《百物语》

最早的全职脑洞,大长篇,背景很庞大,脑完自己开心了根本懒得写。

基本上是根据原著走向脑补的,每章都是一个小故事,带CP非常多,热点儿的CP几乎全带了,还有各种粮食向。全战队对应的设定和大部分人设都写完了,主线剧情也搞定了,就是一个个小故事没具体想,这个脑洞真心庞大而齐全。

嘉世是个专门驱魔除妖的,业务上与霸图竞争对手,一个主接名流显贵的活儿,一个更偏民间。蓝溪阁阴阳师世家及子弟门客,外阁蓝溪阁,内阁蓝雨。微草堂药铺医馆,医人医妖,基本上各战队治疗守护天使对应医妖,牧师对应医人。轮回殿在地狱,负责转生以及鬼魂相关的事件,说白了基本就是黑白无常和孟婆那一条流水线的那些事儿。百花谷一个汇天地灵气容易诞生妖的山谷。外加还有兴欣赌坊,呼啸山庄,虚空山,烟雨楼……

真的全员都带,脑起来特别爽的。

 

#全员# #原著向?or现代AU佣兵paro# #游戏paro# 《大逃杀》

大逃杀应该都知道吧……是个游戏,只是玩儿游戏的人不知道这是个游戏,应该说是我开脑洞的时候没下狠手强行HE了。游戏里是大逃杀,游戏外在原著向和佣兵paro间游移不定。CP自由心证没有任何挑明,偏向全粮食向。脑洞开的挺大的,包括连环杀啊反目啊啥都有,既然大逃杀就玩儿出花样……50个人其实已经挑过了,顺序其实也定了,就是分配武器啊啥的当时懒了……

 

#全员# #现代AU# #黑道paro#

《玩心》的那个设定。但是只开了脑洞,黑道paro是我几大不会写之一……基本设定倒是有的。兴欣贩卖情报,雷霆贩卖军火,微草贩卖毒品药品,蓝雨三不管地带龙头,轮回接买凶单子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霸图掌控各种地下场子。不过其实涉及到走私毒品啊啥的我也不怎么想写……

 



额外掉落一段儿根本不记得是哪个脑洞的……

方士谦一疼就喜欢咬唇,别人都是大呼小叫,他就死死咬着,把痛呼都闷在嗓子里,受伤了是,在床上也是。

“吴雪峰,”方士谦哑着嗓子喊他全名,“你能不能过来点儿?”

方士谦起不来身子,只能撑起上半身半仰着。吴雪峰一蹲下来,就被一把拽过了领子。

一片昏暗里,方士谦抵着他额头,脸上都是灰,眼睛却亮胜平日。

“我想吻你。”


 


最后说点脑洞外的话。

 

我知道自己有非常多的毛病。

我从来驾驭不好我的文字。

我看书很少,积累不够,很多东西理解不透彻也想不深远。

我所能描绘的场面大部分都远远及不上我脑中的,很多东西我自己可以感受到,但是完全表达不出那种感觉,根本找不到合适的词句来形容,写出来却词不达意,不及一二。

我描写东西废话太多,却一直下不去手改,怕太啰嗦,也怕太简单。有时候想着要是自己会画画就好了,用颜色来表达感觉有时候真的比文字容易得多。

我是拖延症加懒癌晚期没救,又特别喜欢来来回回纠结在细节上,改来改去犹疑不定,基本上我脑补不出来的画面是不会写的,也写不出来,往往一个小短篇也是脑完后很久才写完改完。

我对写文从来没有多大的执着,有太多东西写了一半就放在那儿了,它们只在我的脑中完整。

不过我一直挺喜欢文字的,觉得文字中饱含了很大力量,又蕴藏了很多细节和情感。

我很喜欢和人讲脑洞,大多数时候都是因为觉得,啊这个好带感也想让别人知道。码字的初衷也是因为这个。如果有人听我讲脑洞,即使不成文我也很开心。

全职我喜欢方士谦,从一开始看就注意到他了,后来也是被各种私设安利的不要不要。番外出来后我看了一遍,还没认真的分析过,不过他是真的可爱。

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还会再写,反正最近一段时间心思都不在这里……


谢谢还能看到这里的你。

平安夜快乐,圣诞快乐。

 

夏黯

2015.12.24

 
评论(4)
热度(12)
  1. +夏黯+夏黯 转载了此文字
    转过来这个给自己提个醒儿…… 《凉夜》《钟情》《忘年》是要填的,要填的,一定要填的。 重要的事情
© 夏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