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平】

※ 方士谦的谦,孙哲平的平。方士谦OOC,时间五赛季。

※ 整理文件夹翻到的,12月脑洞高峰期的东西……反正看了谦哥的C之后大概很多写了一半脑了一半的都不写了,大改什么都得改好麻烦而且我跳回剑三了……不过可以发出来自己开心一下【喂

※ 说起来我还挺喜欢孙哲平那种……但是完全不会写_(:з」∠)_……

※ 只有一半,只有一半,只有一半←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大概也不会有后续

※ OK?

 

 

方士谦从庆功宴回来,正看到孙哲平在看今晚比赛的重播。

“心疼乐乐?”

“他不需要。”孙哲平看到百花缭乱倒下,鼠标一动关了视频,“你拿走了百花的冠军。”

方士谦不置可否地耸耸肩,从怀里掏出烟盒抽了一支点上,随手拿过桌上空了的可乐罐当烟灰缸。

那边孙哲平看着他熟稔地吞云吐雾:“凉烟杀精,难怪说玩儿治疗的男人都不举。”

方士谦就笑了,吐出一口烟慢慢走到椅子边,左手搭上孙哲平肩头,晃晃右手的可乐罐:“可乐也杀精。难怪狂剑不持久。”夹着烟在罐沿轻磕,烟灰落进罐口。

孙哲平右手往后一勾环过人后脑,仰头稍偏就对上对方的唇,抵住用力厮磨,余下的话语都融进撕咬的牙和搅动的舌里。

方士谦忽然脚下一勾转椅,轱辘在地板上卡拉卡拉划过,突然的移动让孙哲平一没注意舌头磕上人的牙床,疼得倒吸了口气。他被猛的推倒在床上,失去压力的椅面蓦地弹起,旋转了半圈缓缓停下。

左臂下面有人温柔地垫着手,防止磕到床时引起隐疾,转而又被缠绵地握住了,摩挲着包裹手掌和半个小臂的纱布,拨弄上面被恶意打成蝴蝶结的结扣。

另一只手简单直白的伸进T恤,顺着把衣服撩上去,露出平坦结实的小腹和胸膛。

覆在身上的人匍匐着像只豹子,那双联盟出名好看的眼眸里淬着光,光里是他身影。

方士谦握着那只缠裹着纱布的手,带向自己,俯在人耳边语带笑意:“我举不举,你还不知道?”

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掐了,但是人唇间发间都还带着烟味儿,夹着淡淡的薄荷。

手最终还是没有真的往下伸,只停在胃附近。方士谦看上去是拿了冠军意气风发,但那之前打了一场艰辛的比赛,之后又在庆功宴上和一群队友吃喝玩闹半天,精神好不代表身体不觉得累,平心而论他这时候更想先睡上个两天,绝不是来一发。

虽然来一发也不错。

方士谦在“好好休息改日再战”和“满足后累倒在床哦不说不定会做到一半撑不住睡着了”之间挣扎了一秒,就遵从身体意志,翻身仰倒在床上,随手摸过来床头柜上的打火机,一下一下擦着了玩儿,屋子里有节奏的响着打火机火苗撺起的破风声。

相处几个月,孙哲平深知这人生活到底有多懒,这不,起来走到桌边拿一下烟盒都嫌麻烦——可惜他现在也不想动。

方士谦像纠结后终于下定决心,握着打火机撑起身子。走到三步外的桌边点着了烟,拽过椅子坐下,撑着下巴侧过来看床上的孙哲平:“你的手还要多久好?”

孙哲平轻微转动着手腕:“你家老大夫说起码要休养一年,之后看情况,恢复的好或许还可以继续打打。”

“老头子这么说一般都是比较中肯的。”方士谦拿起可乐罐抖烟灰,“好好恢复,就算比赛打不了,荣耀还能继续玩儿。”

孙哲平啧了一声,没接话。

对他们这些人来说,网游早就满足不了了,不能回到联盟,即使对荣耀的喜爱再深,那荣耀的乐趣也会失去一半。



TBC

 
评论(9)
热度(11)
© 夏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