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方】天天年年 4

※ 吴雪峰的吴,方士谦的方。

※ 发现这章很长但是吴方照旧很少?就刷了刷打游戏的默契度……

※ 写游戏还挺好玩的,顺便我算是知道为什么虫爹写个比赛那么长了。有发现BUG的小伙伴务必告诉我。

※ 觉得自己欺负男神欺负的很爽,粉男神的方式还能不能好了……

※ 为什么我只要卡了再有灵感,就一章比一章写得多_(:_」∠)_

※ OK?

 

 

4.


吃饱餍足后又回到游戏,他们三个还是和笔记本一起围在桌边,桌上一盘切好的豌豆黄。

方士谦上线就收到索克萨尔的私聊,笑着把笔记本转给吴雪峰和郭明宇看。

【私聊】索克萨尔:干!你给了气冲云水和扫地焚香什么好处!他俩怎么都帮你去了!

【私聊】索克萨尔:我擦你居然拿完东西就下线!

正瞧着,郭明宇点点屏幕:“猥琐克来了。”

猥琐克——这称呼源于某次抢BOSS,索克萨尔麦那边忽然传来了一句“魏老大你的烟!”离他距离最近的正巧就是郭明宇,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扫地焚香一边挥舞着战镰一边顺手就换了个特大号字体刷了一个字符数顶到上限的文字泡:“猥琐克你得阉!”

中文博大精深,一个得字什么读音见仁见智,方圆一片人看见那文字泡都是一愣,一叶之秋反应最快,趁着所有人节奏不对的一秒拉走BOSS,还顺手发了一句:“扫地焚香向索克萨尔的下半身挥起了镰刀。”

正逢扫地焚香用了一个旋风,战镰拦腰旋转切割,气得丢了BOSS的魏琛顿觉下半身一疼。


方士谦把电脑转回来一看,视野里果然出现了一身黑袍举着法杖的索克萨尔。

方士谦——在用牧师号的方士谦——看见以猥琐著称的索克萨尔独自守在他下线的地方,第一反应是什么?

鼠标一甩,冬虫夏草视角极快速地转了360°又面对回索克萨尔。方士谦一思索,按目测到的风吹草动和影子估计大概有六七个人。

他当机立断对身边两个人说:“明宇云水快来救驾!一会儿给你们切山楂糕不告诉木木和款爷!”

索克萨尔在离他施法距离外一个身位格处停下了。

【当前】索克萨尔:今天爆的材料在你身上吧?

冬虫夏草捡完东西就下线了,周围一群人有目共睹。

【当前】冬虫夏草:在,怎么?

【当前】索克萨尔:我要一样材料,其他的都是你的

他们这批人都知道,全服目前对银装无比火热并且小有进展的,最有名的是两个人,秋木苏和索克萨尔。

【当前】冬虫夏草:等下周吧。

【当前】索克萨尔:没得谈?

【当前】冬虫夏草:没得谈。

【当前】索克萨尔:好吧

索克萨尔忽然开了语音,中气十足:“那就只能抢了!”

这句话像一个口令,最先动手的是左侧的气功师,从草丛里出来姿势俨然就是个捉云手。

方士谦早就防备着,一看草丛动,不多想就开始移动,捉云手的气劲擦着他飞过,没被抓走但是影响了一下身形。

他正要调整,忽然不受控制的被扯向右边,转头一看差点吐血,另一边一个骑士冲他勾了勾手指。

这个挑衅是中了,方士谦苦于自己开的是冬虫夏草不是防风,防护手段本就不多,何况骑士旁边还站了一个战法,战矛一甩是已经准备拿他当矛上肉串串的节奏。被近身了之后这是得一波连死吧?

其实或许还是有命一搏的,冬虫夏草手上的十字架瞬间换成了一把战斧。

挑衅马上结束,战法已经开了斗者意志,准备对他一串连击,然而就在结束的一刻,他正准备挥起斧子的时候,冬虫夏草方向骤然又一变。

又是捉云手,一个让他远离了俩近战的捉云手。

方士谦转了下视角,果不其然看见这个捉云手的主人——气冲云水。

吴雪峰把他拽过来就发了个组队邀请,然后俩人一起看向不远处的索克萨尔。

他被扯来扯去的这几下,对面人也暴露的差不多了,环形包围,很好的利用了走道的长方地形。身前术士枪炮,身后神枪元素,四个远程带控堵路;左边气功流氓,右边骑士战法,四个近战两两一组都是准备把他拽过去一波带走的架势。估计是觉得八打一没有打不过的道理,没带治疗。

气冲云水和扫地焚香是组队的,方士谦看着队伍里有两个枪系,问旁边郭明宇:“你跟哪儿呢?”

郭明宇嘿嘿一笑:“我们在索克萨尔背面,你那距离现在还看不见我。”

这意思就是同时有两个枪系盯着一个术士?

方士谦在心里默默给索克萨尔点了根蜡烛。

索克萨尔看到气冲云水出现,顿了一下没动,因为魏琛一瞬间陷入了纠结——这冒出来的是气冲云水,那是不是一会儿一叶之秋和秋木苏也得出现啊?

结果根本没容他多想两秒,一把战镰带着寒冰符呼啸而过,索克萨尔瞬间被冻住。同时气冲云水和冬虫夏草都开始动作,赫然就是向索克萨尔这个方向冲了过来。

索克萨尔旁边的枪炮师正准备飞枪离开,忽然被一个背后过来的僵直弹定在原地,气冲云水转瞬到他面前。

方士谦自知腿短,冬虫夏草一边跟着跑一边吸引着后面神枪和元素的火力,完全是靠着风骚的走位在躲避。他看的出来,索克萨尔现在肯定不是和这几个人在一间屋子里,应该是用队伍频道打字指挥的,神枪手的射击点与元素法师的地图炮配合慢半拍,有元素在居然还给他剩了点走位空间,没控住他。

虽然他手下连打字的时间都没有,可是他和吴雪峰郭明宇是在一个屋子里。

“明宇给流氓来个雷,云水给我抢出一秒。”

扫地焚香捏了张落雷符拍上战镰,魂御一甩战镰扫向快近冬虫夏草身的流氓,瞬间附近炸出一片雷,还波及到了气功师。

气冲云水干脆一个抛投把枪炮师砸在了骑士身上。

同时一朵神圣之火开在战法身上。

抢出不被近身的一秒,冬虫夏草给自己刷了个小回复术,继续走位。

气冲云水转手控刚从冰里出来的索克萨尔。

郭明宇淡定说:“不用管猥琐克,我这儿枪系都盯着他呢。你俩跑出来就行。”

索克萨尔就被一个枪炮师一个弹药专家不停轰着,法术半点放不出来。

魏琛的队伍思路其实很简单,远程控住牧师,或者直接把牧师扯走,怎么看都是能一波带走冬虫夏草的节奏。可惜他们配合不够精妙,这边又冒出来气冲云水和扫地焚香。

冬虫夏草小短腿继续一边风骚走位一边努力跑啊跑。

郭明宇说:“谦儿我看着你都觉得真特么累,等你跑过来得哪辈子去了,云水快帮他一把。”

然后他就把冬虫夏草踢出队伍,吴雪峰心领神会一个捉云手。

方士谦得空弯了弯手指放松:“郭明宇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来试试啊?”

吴雪峰给他省去了移动的麻烦,从视角里看到那边骑士的动作:“骑士,换位。”

方士谦福至心灵,捉云手一完冬虫夏草和气冲云水交相一个默契的错步互换了位置,远处骑士准备好的挑衅瞬间换了对象,还没拽出半个身位格冬虫夏草的专注落在气冲云水身上。

郭明宇悠闲地吹了声口哨:“默契啊,居然没踩着,你俩练过吧。”

短短几分钟三个捉云手两个挑衅,方士谦觉得自己这一生也没法儿破这个记录了。

气冲云水非常自然的一个抛投就把冬虫夏草往空中甩,郭明宇带来的枪炮师早在指挥下提前站位,炮口蓝光一聚,对空一记悬磁炮,吸附住冬虫夏草强行带着他移动,精准地落在扫地焚香旁边炸开。

方士谦落地立刻给自己刷血:“卧槽你们还能不能愉快玩耍,有这么送人的?”

郭明宇给了他一个组队邀请:“我们这是帮你,省的你跟那元素缠绵不休。”

“……缠绵俩字儿是你这用法?!”

 

 

TBC

 
评论(12)
热度(26)
© 夏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