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方】片段 烟

※ 吴雪峰的吴,方士谦的方

※ 最近各种吴方脑洞,本来想写个小中篇,小场景开出来又实在接不上,索性发成小段子

※ 题目估计只能这么简单粗暴下去了

※ 很日常,没什么意义的小段落,大概是我想象中的吴方相处模式,虽然补全了前面那一段好像有点变味儿

※ 心情不太好,发出来给自己刷刷血

※ OK?

 

 

方士谦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吴雪峰正靠在小阳台的玻璃桌子边抽烟,桌上是之前没收拾的下午茶杯子和烟盒,还有一打充满修改痕迹的企划。

吴雪峰这两个月都在忙这份企划,到今天终于全部搞定,总算是舒了一口气,放松了嘴上手上忽然都没事做,闲的发慌,一时兴起抽根烟。

烟雾缭绕,缠着如水夜色蔓延出一片凉润冷意。

昏暗的屋内被方士谦忽然亮起的手机屏幕照出一小圈白光,点开短信是客户对这次设计稿很满意的回复。

方士谦淡定的读完句尾的夸赞,也并不多在意多欣喜。他又不缺那么几个夸他的人。

况且他最大的客户就在眼前,夸他次数最少,用他次数最多。各方面的。

方士谦放下手机踱到吴雪峰身边,忽然上前一步凑近,一抬手看似就要环上腰,这姿势让吴雪峰以为是要抱他,结果人最后却是凑在他怀里越过他够过来了丢在身后桌上的那包烟。

细白修长的手指磕了两下夹出来一根,整包烟又被甩回桌上,力气偏大玻璃摩擦力偏小,滑到桌边才堪堪停下。

打火机本来就在够不到的地方,方士谦极其自然地夹着烟放在嘴里,对上吴雪峰嘴里那半根。火星明明灭灭犹豫着平分传给两根,吴雪峰的角度垂眸正好看见人纤长的睫毛,颤动着掩映眼里火光。

点着了拉开距离,方士谦偏头呼出肺里的烟气,湿漉漉的发尾划了条弧线,甩出几滴小小的水珠,蒸进空气。他左手拿东西有点耸肩,过去按键盘养成的习惯,却是显得左边锁骨比较深,从侧颈顺下来一条嶙峋又流畅的线。

吴雪峰看过的文艺片不多,一只手差不多能数个齐全,但《春光乍泄》还是看过的,正好就是和面前这人。

方士谦抽了两口就微微皱眉。他过去一直抽凉烟,吴雪峰偏好味儿重点的,有点不合他口。

像又想到什么,他忽然笑了笑,眼尾略挑,一点星火映进那眸子,活生生开了朵雾里桃花,明艳灼灼。

“雪峰你听过嘛?”他晃晃手指,自己指尖的烟示意性地点点对方指尖的,“说这么点烟,死媳妇儿。”

“没听过。”吴雪峰瞧着人浴衣领子下面那段露出来的半截锁骨,靠近布料的位置隐约看出来一点红,他知道那是自己前天啃的,动情时发狠在人锁骨上吮了个深红的印子,方士谦皮肤白,两天过去印子也没浅多少。

他忽然又想吮一个。

于是一伸手搂过细腰带着人贴进怀里,低头唇凑到那领子下面,听着耳边低笑,贴着人锁骨边儿又含糊说了一句。

“反正也用不上。”



END

 
评论
热度(39)
© 夏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