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方】酒后

※ 吴雪峰和方士谦,R18,提及方王,大概还有点虐,看清楚再往后

※ 前因剧情很长,大概也是我最长的肉不会有之一,满足了我很多幻想

※ 吴方纯粹是自己开脑洞,结果不小心把自己安利了个彻底

※ 方神的私设依旧很多,另外总觉得这个方神好骚X……【复杂】

※ 深刻体会了一下什么叫爱他就要操哭他,粉男神的方式不对我去跪着……

※ 到一半转不老歌

※ 然后我想说,雪峰大大方神好吃不!满意不!X

※ 雪峰方神生日快乐

※ OK?

 

 

吴雪峰回家的时候发现灯没开,昏暗的屋里唯一光源就是电视,放着一部老文艺片,没那么高清的映像似乎和液晶屏幕不太搭。

沙发后面隐约露出个人影。

“睡着了?”

“没。”

吴雪峰顺手按开灯,有些微愣的看着眼前的情况,又默默把灯关了。

茶几上一片高高矮矮的酒瓶,被灯光一照一下子晃了他的眼。

脱了西装外套随手挂在衣架上,走到沙发侧面的途中不小心踢到笔记本电源线。

他这才注意到笔记本也是开着的,还在播视频,B站的,弹幕呼啦啦过去一片,被调整了透明度也没遮住视频本身的内容。

没看几眼他就确认了,是荣耀,全明星的新人挑战赛。王不留行被一步步逼到地图边缘,血量差距微小但是处于下风,一串熔岩烧瓶酸雨干冰的魔法道具,最后被一扫把拍落在地,出了比赛席王杰希举起那个小魔道学者的手,然后独自淡然退场,十足的输者风度,留胜者享受赞美和掌声。

视频走向尾声,进度条又跳回开头再开始前进。还是洗脑循环模式。

他瞥一眼蜷在沙发上的人,方士谦裹着毯子,下巴抵着膝盖上的靠枕,就那样环着腿一眨不眨的盯着视频又重新播放一遍。王杰希上场说了几句话,双方进入比赛席。

吴雪峰滑动鼠标,退出全屏,右上角,关闭。

关之前他看到那视频的名字,【被替代的魔术师?】。

“……雪峰?”

方士谦抬头望他,对上那眸子,吴雪峰觉得自己五六年没小鹿乱撞过的心险些就漏跳了一拍。

世人皆知方士谦相貌说平凡也平凡,仅一对眸子生得极漂亮,衬的他整个人颜值都提高一个档次。他那双眼睛不若桃花胜似桃花,更像盛了一片海,波光流转藏了万千深情。

而现在那眼里却起了雾蒙了纱似的湿润迷离,仿佛下一秒就真能滴出水来,电视机光一晃照出来人眼角泛红。

吴雪峰下意识伸手抚过人眼角,一片干燥。

方士谦眨了眨眼,纤长眼睫轻扫过指尖。

“雪峰?”

吴雪峰终于意识到从刚刚进门起就觉得哪儿不对的感觉从何而来,方士谦的声音一贯是温和透亮,但是现在却有点沙哑还带了些含糊的鼻音。

看了眼满桌酒瓶,他恍然,有点不可置信。

“你喝醉了?”

不怪他没早点反应过来,他们这群老家伙里数方士谦酒量最好,早些年喝酒就没见他醉过,更何况人醉的一点儿都不明显,且不说屋里昏暗看不清脸色红了没,但不睡不闹还能正常答他话,除了声音不对劲儿就只剩那双水润的眸子,不熟悉他都看不出来。

“可能吧。”

方士谦含糊的回答,又去够茶几上的酒,顺手捞来瓶近的就要喝,被吴雪峰按住手腕。

方士谦定定的盯着吴雪峰——大概是定定的,起码他自己这么认为。

他们对峙了也就十秒,吴雪峰放开了手,不得不承认那对眸子沾酒后杀伤力强了不止一倍两倍。他也坐在沙发上,拿起一边的杯子。

“一起。”

方士谦倒了半杯给他,自如的拿着酒瓶碰了个杯,玻璃敲击声音清脆。

吴雪峰抿了一口就想吐血——龙舌兰,一口麻了他半边舌头,流过喉咙烧的不行,那杯沿一圈居然还被事先抹好了盐,他十分怀疑方士谦是算准了的。探身去看茶几上那堆酒瓶——还好不都是烈酒,不然他现在绝对二话不说把人拎去医院。那一桌什么都有,啤酒倒是占了大半,红酒香槟蒸馏酒齐全了,居然还有一小瓶二锅头,品种丰富的让他咋舌,方士谦这是把哪儿的酒柜搬来了?

他复杂的看人以一口闷的架势对瓶儿吹,完全不把那触目惊心的酒精含量当回事儿,还能生生被他看出一种我干杯你随意的豪爽姿态。

肩上一沉,方士谦斜靠过来,刚干完的那瓶被随手放在桌上,手上已经是另一瓶。

方士谦放松的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起瓶器熟稔的咔哒撬开酒。

“雪峰你知道么,你回来的时间太巧了,我正纠结着剩下的喝不喝,我也没醉过不知道醉了自己会做了什么,万一我喝高了把你这儿拆了,我怕你回来就把我拆了。”

吴雪峰顺手把滑到腰上的毯子给人拽上去一点。心想着,就你这喝法是个人都得醉啊。

“雪峰你知道么,我现在想想还……那时候小队长才17岁啊,水灵灵的小孩儿,一手魔道玩儿的那么漂亮……”

吴雪峰退役的时候王杰希还是光彩夺目的最佳新人,压倒新人墙的惊艳少年。

“小队长……小魔术师……杰希……杰希……”

方士谦顿了顿,忽然笑了。

“王大眼儿……”

吴雪峰手一抖差点把杯子摔了,他还能记得这称呼是方士谦和叶修斗嘴的时候叫出来的,王杰希全程围观一脸不符合年龄的事不关己。不过自从方士谦跟他学了“小队长“这称呼,已经挺久没这么叫过王杰希了——起码人前是的。

“雪峰你知道什么能让人忘了?”

方士谦也没等人回答,自顾自的接下去。

“抽烟喝酒,一个烧肺一个烧胃,烧着烧着就忘了。都这么说。” 

他摩挲着酒瓶笑了笑,又摇头。

“呵,没用,都没用。还不如上床,欲火焚身,烧的那是多彻底。”

吴雪峰心想,行吧到底还是抽风了。

大晚上酒后跟他讨论上床?换个人来这么明显的性暗示不直接把你办了……或者被你办了。

方士谦沉默的喝了两口酒,忽然转过头来正视身侧一直没开口的人,眯了眯一双要滴水的眸子,眼尾挑起个弧度。

“雪峰其实你真不错……我们不试试?”

吴雪峰闻言无语得想把人敲晕。合着刚刚对着个视频期期艾艾的不是你?

“别闹。”

“我说真的。”

方士谦忽然翻身跨到吴雪峰身上,跪立着居高临下垂眸,一手撑在人耳边沙发靠背上,一手缓缓抚过衬衫扣子。

“雪峰……你也禁欲很久了不是么?”

毯子落到一边,吴雪峰这才发现方士谦居然没穿裤子,长款衬衫勉强遮到大腿根儿。

他按住那只解着自己扣子的手,语气平稳。

“方士谦,我对你硬不起来。”

方士谦无所谓的耸耸肩。

“所以我说,试试。”

 


【……】



方士谦做到一半的时候酒就醒了,醒了又醉进广袤欲海,这时候大脑才开始重新运转。

吴雪峰默默退出来,随便扯过布料擦擦两人身上的狼藉,抱着人起身去了浴室清理擦干披上浴袍再放回床上。

方士谦看着人温柔的做完一切,裸着背过身去柜子里翻衣服。

“我说雪峰……反正都这样了,真不试试?”

吴雪峰手一顿,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床上的人。

“It was, for you, just a one-night thing. *”

方士谦愣了一下,这句出自刚刚看的电影,大概是吴雪峰此生看过的为数不多的文艺片。

他这才在混沌的大脑中理出一条时间线,线的起点不是酒不是电影不是吴雪峰。

吴雪峰语气平淡。

“方士谦,今晚让你发疯的是王杰希,不是我吴雪峰。”

 

 

END

 

 

*出自《爱在黄昏日落时》

It was, for you, just a one-night thing. 对你来说那只是一夜情。

But you were much more to me. 对我来说远远不止。

 
评论(81)
热度(168)
© 夏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