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王】旧人(下)

※ 说好的另一半……上戳这里→你好我是 【方王】旧人(上)

※ 虽然好像还是在虐方神,但是下的梗真的是甜的【深沉

※ 我就这么把想写的梗都串在一起了真的没问题么……

※ OK?



酒过三巡。

韩文清早在聊到一半的时候就先倒下了,他毕竟刚退役,解酒令没多久,过去生活节制的很,酒量也就正常人水平,五瓶下去就开始上脸了,直接被丢到沙发角落,手上被塞了杯醒酒茶。

吴雪峰则是感觉到晕就直接去卧室了,反正这是他家直接睡呗。

剩下的这四个互相揭发黑历史互相嘲讽不亦乐乎,叶修不喝酒,方士谦又喝不倒,最后就几乎变成了郭明宇和魏琛互灌。

方士谦表示,看吧这时候就显示出会喝酒的好处了。看着那俩喝的已经站都站不稳了,他淡定的拿出早就藏好的肉,下锅。

和唯二清醒的叶修对视一眼,一起动筷子。

魏琛已经开始第三遍数着辉煌的过往:“想当年老夫还是神一样的少年,蓝雨不能没有我……”

郭明宇也神智不清,嘴上念叨着:“魏琛我最开始就比你多喝了一瓶呢你比不过我的哈哈哈。士谦来,哥们儿陪你喝……”

方士谦无奈的笑笑,把郭明宇拖到沙发上:“都醉了陪什么陪,这里能陪我喝的只有老叶吧。”瞥了眼趁着自己离开愉快夹肉的叶修,“还是只陪不喝的。”

叶修淡定的把刚刚方士谦丢下锅的肉扫走:“我也想喝啊,力不从心。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你那酒量就不正常,你看老韩和雪峰。”

方士谦独占了大半箱,除了耳朵有点发红看不出其他任何问题,手都不带抖一个,从叶修手上抢下了最后几片肉。

“我觉得这可以当作是夸奖?而且你自己酒量差成那样也不正常吧。”一边说一边又开了一瓶酒。

“啧老方,你真准备照箱喝啊?”叶修看肉被抢完了,索性不吃了,拿起桌上的烟点了起来,人都倒了谁还管他抽烟。

方士谦一直是喝完一瓶就去开下一瓶,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喝多少,起码现在还不怎么晕,就是有点热:“喝呗,还有这么多。”多松开一颗衬衫扣子,往椅子上随意一靠,“人生难得疯一回啊。”

叶修瞅他:“你不是已经疯过了?”

方士谦回看:“啧我那也算是疯?”

 

叶修想的是当年方士谦称神时。

虽然第三赛季王杰希势不可挡的碾压了新人墙一举拿下最佳新人,但与此相对的,因为魔术师的难以捉摸微草团队赛严重脱节。面对他带领的第四赛季团队赛的惨况,王杰希下定决心改变打法,他们亲眼看着魔术师摘下他迷乱人的斗篷。而方士谦,从第五赛季开始他给全联盟的治疗上了一课,根据比赛需要两种职业任意切换,各种辅助把对手恶心的够呛。

他本来只是被认为治疗技术好,这赛季却是没打几场比赛,治疗之神这称号就被叫开了,一时间风头力压第四赛季冠军张新杰。

他告诉所有人,治疗,不只是抬抬血而已。

那时候叶修他们几个知情人就想,一个王杰希,让方士谦发疯了。

他们几个当时就知道,方士谦喜欢王杰希。

还知道,方士谦最先就是被场上那个变环莫测的魔术师所吸引。

那个赛季微草势破如竹,封印的魔术师作为战术核心引领全队,新称的治疗之神掌握攻防节奏,团队赛瞬间变得光彩夺目。

一举夺冠。

再然后,微草第六赛季最后被剑与诅咒翻盘,第七赛季再得冠军。

二冠到手后方士谦却突然退役,迅速出国,几近音讯全无。

疯了三年,一朝走的干脆彻底。

 

方士谦想到的却是第五赛季后的那个夏休。

夺冠让微草老板开心的紧,公款请全队去海边休假。

他清晨站在空无一人的海边,对着北京看不到的疏星和广袤的苍穹,用尽全力大喊的三声我爱你,回音埋没在远处的海平线。

他没脱衬衫就往前走,一直让冰凉的海水没过腰际,没上胸膛。

怔怔的眺望着远方。

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天马行空的想法,觉得海水包裹着身体带走体温的感觉,就像魔术师迎面丢来的暗夜斗篷,他看的清轨迹却还是没躲过。从此遮盖了满天星辰,暗淡了眼前所有颜色。

直到身后贴上一具温凉如玉的身体,双手环住他的腰。

耳边听到那人说,我知道。

吹了几个小时的海风,又在海水里站了那么久,身体和思维一起被冻住,僵的只剩下本能。

难得治疗之神犯二,难得魔术师陪他一起犯二。

他转过身把人扑在水里,带走了彼此的初吻。

背景是无边无际的蔚蓝海洋和泛起鱼肚白的天。

看上去那么清新文艺,一秒一生。

 

所以说,无论是方士谦认为的开始还是结束,他一遇到和王杰希有关的问题就容易脑子犯抽。

所以说,虽然他还没醉看上去也挺正常,但到底被酒精影响的情绪有点控制不住,失了平时的理智。

他和王杰希怎么在一起的,叶修哪儿知道呢。

所以说,除了荣耀,大神的脑电波很多时候不在一条线上,认识十多年也不例外。

但是却意外的契合。

方士谦从没觉得他那三年看起来多疯狂,因为他当时理智的很,比前前后后做过的所有事都清醒。

叶修觉得他疯,因为那三年他在荣耀上的确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疯狂。

再没哪个治疗像方士谦一样。

为了自甘封印的魔术师,治疗之神带着微草狂了三年,疯了三年。

 

方士谦从回忆回到现实,觉得瓶子里翻着泡沫的酒像那天的海。

明明触着冰凉彻骨,却入口温热,翻滚着进入胃里。

得了今晚真的放开了喝吧,跟老叶聊天还能把画风弄的这么心塞自己也是够了。

他一瓶一瓶的开,然后灌。

叶修看着也没说什么,任人灌的跟嗜酒如命的醉鬼似的,虽然他知道方士谦还没醉。

他想,灌成这样都没醉,老方今天估计醉不了了。

一个喝酒一个抽烟,两厢沉默。

直到抽完了桌上那包魏琛遗留的烟,叶修深深的觉得这个晚上还难捱。

“老方你带烟了对吧,你拿手机的时候我在你包里看到了。”

“带了又怎样?”方士谦淡定的解决完手里这瓶酒,“你又不抽凉烟。”

“啧你怎么还钟爱凉烟。”叶修无奈的走到沙发韩文清旁边,俯身。

“提神醒脑,我又没你和老魏那么大烟瘾,而且我很久没抽过了。”方士谦看着叶修的动作,“啧这偷烟方法你经过了多久摸索出来的?”

叶修离开韩文清的唇,抖抖手上从人怀中顺出来的烟:“偷什么,这明明就是哥的烟,老韩抢劫才对。”抽出一根点上,“不抽还随身带着?宝贝啊还怕丢了。”

“唉你别说,”方士谦笑了,“还真是宝贝,全世界就那一盒。”

“哟这口气,大眼儿送的?”叶修拿过人的包翻出烟,打开看了看就无奈了,“老方你真是……真想给大眼看看。这烟多少年了啊?”

“十年了吧。”他干脆直接把剩下几瓶酒都打开,“没说错吧,全世界仅此一盒。”

那盒烟只缺了一根。

一支支烟身上长短不一的字句。

隔了这么久也能看出来当初写的多认真。

方士谦想,也不知道当时王杰希从哪儿看到的方法,让他从此省下一笔烟钱。

 

方士谦抽烟是挺早的事儿。

在联盟最开始那两年,战队不过寥寥几支,除去叶韩郭三神带着嘉世霸图皇风称霸前三甲不说,同在第一梯队的就是蓝雨的魏琛,微草的方士谦,轮回的张益玮。

可惜他一介治疗不适合当队长。就看和他同期那群,一叶之秋一柄战矛跟叉肉片似的挑人,大漠孤烟双拳横扫一片,扫地焚香镰刀脱手飞回一副死神收割生命的样儿,索克萨尔挥挥法杖就带给人一片黑暗,一枪穿云双枪子弹纷飞就更别提了,都是要多霸气有多霸气,相比之下他这个治疗上去抬起十字架加口血实在是不给劲儿。

他只是微草的副队,但耐不住能者多劳,在初期他战术素养和大局观绝对是联盟顶尖的,拿去和当时的叶修比也没差多少,毕竟那时候连叶修都还在对各种技术战术的摸索开发中。

按王杰希的说法,这是他BOSS抢多了所以不管打什么都习惯纵观全局,所以他单挑那么烂就是因为注意力总不集中在眼前。

总之当时从战术拟定到复盘简直一条龙服务,基本上带点技术的事他都得参与,说微草的队长权一分为二,他方士谦占了一半还附加个副队长,真是一点不为过。

他觉得自己高考都没这么拼,复盘写分析到凌晨三点家常便饭,熬夜更是必修课程,何其不幸他还是喝咖啡没用的体质,抽烟就变成了最寻常的备选项,更何况他还认识叶修魏琛这等人,环境熏陶也功不可没。

所以抽烟,主要目的还真就是为了提神醒脑。起码在前期凉烟的薄荷味还是很好用的,虽然他抽久了也就习惯了没什么感觉了。

而王杰希到微草的时候才17岁,还不能正式注册,来微草规律的就跟周末去补习班一样。哦他那时候也正好高三。

王杰希特别看不得他抽烟,理由也无非就两条,影响队员和不健康。

也难怪后来方士谦给高层推荐他当队长的时候,第一条理由不是什么技术好责任感强战术核心,而是脱口而出因为他我戒烟了啊。

后来也的确证明他方士谦没看错人,不管从哪方面来说。

所以他收到王杰希送的烟时感觉特别诧异,明明人一直是微草禁烟大队队长。

“这什么意思?成年礼物?最后一包?”他打开看了看,就笑了,“哟这是福利还是新的戒烟方法啊?”

刚正式注册完的王杰希淡定的打开旁边电脑开始基础训练:“抽完这包还有下一包。”末了顿了顿又补充一句,“如果你抽的完。”

结果一语成谶,两者都是。

18岁的少年字迹清秀工整,一笔一划认真的跟答卷子似的,还没有多年后签名的潇洒。

他心情复杂却愉悦,手指轻轻摩挲着烟身。

【抽烟对身体不好。王杰希】

【防风和冬虫夏草是最棒的治疗。王杰希】

【谢谢你给我的王不留行。王杰希】

……

【我会带着微草拿到冠军。王杰希】

狠狠的给微草的大治疗刷了次血,印象深刻的以至于他后来抽烟的时候,一拿出烟就觉得这烟上该写着字,偏偏写了字的他又舍不得抽。

他再要抽烟的时候想,上次说错了,上一包才是最后一包。

这可真是一份成年大礼。

这还让他怎么抽烟。

 

不过后来他还是抽了一根。

远在异国他乡,隔着八千多公里和七个小时的时差,中国的深夜他的一天还有一半。

不要在意细节,治疗之神信奉没有工作的夜生活永远是一天的一半,只剩一个小时也一样,更何况现在还有整个晚上。

难得的空闲却意外的空虚,倒在椅子上就犯懒什么都不想做,电脑都不想开。

后来他就从臂长半径范围内的包里翻到了那盒烟。

放了好多年的烟,烟卷有点发黄。

他拿出来码在桌上,一根一根认认真真的看。

其实那些烟有的挺敷衍的。

他估摸着人是没东西可写了,靠后的几支只是句式改一改,内容就是“微草拿冠军”“冠军是微草的”翻来覆去的说。

刚成年的少年小小的投机取巧了一把,偏偏还成功了。

挑了一支,点上吸了两口就按灭了。

他夹烟的时候,手指正好按在王杰希三个字上,贴着他手指第二个骨节。

简直不明觉厉,不管这长度是不是王杰希算好的,这个戒烟方式都太成功了。

杰希大大你怎么18岁就是个小心脏。

他怎么就犯浑跑了呢。

 

他现在看着这烟也还在想,怎么就跑了呢。

随便抽出来一根比划了一下,发现自己按着王杰希三个字还是下不了口。

这感觉真奇怪,掉进坑里这么多年以为自己已经出来了,结果发现他好不容易爬上来了一大截,下一步还是栽的这么彻底。

自暴自弃的把烟放回去收好,踱到窗边去和抽烟的叶修一起吹风。

“老叶,来一根啊。”

“哟刚刚谁口口声声说不抽了?我这可没凉烟啊。”叶修抖抖烟盒,“醉了?还看得清东西不?”

他接过烟点上,太久不抽有些不习惯:“啧谁说我不能抽的。”

望着夜空,北京的夜幕很久没有星星了,一片漆黑。

曾经有人会皱着眉把他的烟掐了,后来那人干脆送了他一包他十年都狠不下心抽的烟。

“起码今天让我来一根啊。”

深吸了一口烟,呼出的白雾上升进夜色。

没薄荷味遮掩一下,有点呛人,觉得有什么东西盘旋着堵在自己的胸腔。

 

三个小时前,十二赛季冠军记者会上,微草战队前队长王杰希,宣布退役。

 

 

END

 
评论(37)
热度(58)
© 夏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