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王】旧人(上)

※ 其实是一期六位大神的聚会,叶神怒刷存在感

※ 中秋节发这个我也是醉了……还有一半估计下周发= =

※ 方王致郁向,方神虐的不要不要的……带韩叶甜一甜

※ 就是把几个想写的梗串起来了……总觉得写完后我未来的方王设定就这样扭不回来了【深沉】

※ 下戳这里→你好我是 【方王】旧人(下)

※ OK?

 

 

旧人不覆,良人未归。墨染锦年,物是人非。


“士谦我错了。”郭明宇痛心疾首的面对刚进门的方士谦,“早知道你家王杰希今儿这么惊世骇俗,我就不约今天了,来哥们儿肩膀借你哭啊别客气。”

他笑笑,换了拖鞋随意往沙发上一靠。其实他脑子有点乱,也没去纠正那人早就和他没什么关系了:“不客气,既然你这么想赔罪那今儿我的酒钱你付了啊。”

“我靠打劫啊!你要喝多少?”

“不多不多,就这个数吧。”他随意比划了个二。

“20?行看你这么惨我同情同情你,我付了。”

“行你说的啊,两箱,不退不换不散拆单卖。”

“……我靠方士谦你怎么不去抢?!而且两箱?你能喝的了我不姓郭!”

“啧我说不定还真能喝,没试过,来再去买一箱。”

“……士谦你不是吧?”

“你自己想想咱们喝酒我什么时候醉过?”

“……”郭明宇卡住了,因为他还真没见方士谦醉过,“老叶快告诉我,他醉过不?”

方士谦的酒量他们都知道,天生能喝,说千杯不倒都不为过,而且近几年在国外练的越发过分。至于叶修嘛,大家都懂,自从第一赛季后聚会,郭明宇忽悠了他两杯之后大家都放任他喝橙汁了。所以每次他们全倒了就剩这俩人。

叶修摩挲着手上的烟,没办法屋里有人不让他点:“啧老方我支持你啊,他还欠我钱呢,喝穷他。老郭不是哥不帮你,我也真没看他醉过。”

“老叶你也欺负我啊?老魏雪峰管管你们前队长啊!”顺手拽住坐的最近的魏琛。

魏琛嫌弃的一甩胳膊:“别闹老夫抢BOSS呢!唉集火对面那个机械师!”

吴雪峰正端着最后一盘肉片从厨房走出来。这次约在他家,他前阵子从储藏室翻出来一个涮锅,这群人到他家就看见了,大热天居然想涮肉。那时候方士谦还在总决赛现场,韩文清被叶修指使去买材料,顺带捎上他这个前副队,回来又洗干净切片装盘,刚忙完就听到郭明宇在这嚷嚷,耸耸肩:“No zuo no die. 帮不了你。”开玩笑和叶修方士谦对着干?他还是不给自己添堵了。

方士谦顺着沙发往叶修身上一倒,冲郭明宇笑的愉快:“明宇我知道你有钱的很啊,不然这样,不赔罪也要陪醉啊。”

“靠那还不是我付钱!”

韩文清一从厨房走出来,就看到靠在叶修身上的方士谦,他瞥了眼也没说什么。他们这群人太熟了,真是不用担心什么,而且方士谦和王杰希那点事儿他们也都知道。

偏偏有人看见了,郭明宇立刻反击那俩:“士谦啊刚刚老韩在看你你知道么钱包还想不想要了啊?老叶你就等着今晚被一夜七次吧韩大大我支持你!”

其实他们也都懂韩文清不过看看,所以方士谦大无畏的继续靠着:“明宇别忽悠我,老韩这么大度怎么会在意我这种小角色。我和老叶这么纯洁,别用你龌龊的思想玷污我们的友情。”

“啧老郭你羡慕哥有幸福生活就直说啊,不就是奔四的孤家寡人么,不嘲笑你,真的。”

韩文清和吴雪峰都特习惯。就看看除了他俩这一圈人:叶修联盟嘲讽脸T每天不噎人两句就难受,郭明宇思维跳脱喜欢忽悠人一直很逗比从未被超越,方士谦则是对着这几个人总会展现出他是皇城根儿底下长大的这种事实,耍嘴皮子嘛他真一点都不差,魏琛猥琐成性也是不岔人几句不舒服的主,哦他今天在抢BOSS没什么空。现在这四个人在沙发围成一圈……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对那边的垃圾话充耳不闻,仅有的两个正常人淡定的把餐具摆好,等着锅底快开了才叫那四个甩手掌柜来餐桌这儿。

 

方士谦作为迟到的先自罚一瓶,然后才开始涮肉。

涮肉也是个乱。

叶修仗着有韩文清,只管吃不管涮,酒也不喝,悠闲自在。韩文清拿叶修没办法又不由自主宠着叶修还能怎样,帮人涮呗,他拿了两把汤勺架在锅上表示这是他的领域别触犯,除了叶修所有人默默捂住了钱包点头。

魏琛自己懒得涮就偷偷夹别人涮的,一筷子一个准,猥琐流上演的淋漓尽致。

郭明宇就更光明正大了,自己涮着还几乎抢着所有人的肉,被瞪了就无辜的说一句这是我刚刚丢下去的啊他飘到你那儿了,坐在他旁边的方士谦屡次惨遭毒手。

方士谦却淡定的很,会喝酒在聚会永远吃香嘛,千古不变的道理,冲着这吵闹劲儿吃几片喝一口,一会儿他们都倒了剩下的还不都是他的?

吴雪峰表示看着他们心好累,这么多年怎么这群人还和十年前那几个刚成年的小子没差别,于是他默默的涮肉,还好他把叶修和方士谦中间这位置留给了自己,在最安定的两个人中间他自己涮肉自己吃,不能更正常。

所以说这群一期大神其实都一个毛病,不由自主的小心脏一把,涮肉都不例外。哦你说老韩?他除外,他那是长相问题。

 

吃的差不多了就开始瞎聊天,边聊边喝酒。话题也是什么都有,一开始还是荣耀的话题,什么嘉世现在又有竞争力了,什么皇风有个新人很有趣,什么黄金一代再两年也该退役了,渐渐转变到联盟里的八卦,到后来电影股票房价旅游见闻生活趣事,总之就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一直聊到往事。

叶修随便说了句:“说起来老方,现在时机这么好,你走了这么多年还不去找大眼儿?”

一句话让郭明宇大为震惊:“士谦第七赛季居然是你走的?”

方士谦怪异的看了他一眼:“当然是我啊,不然我还是被赶出国的啊?”

郭明宇也是喝的有点多了,几个人聊了没两个小时已经开到第二箱啤酒了。他智商直降,觉得方士谦这话听上去逻辑挺正常的但是就觉得哪儿不对。

他们聊的太随性话题跳的飞快,等郭明宇反应过来已经说到下一个话题了,他赶紧打断:“唉唉不对,士谦我有问题要问你。”

方士谦也没在意,喝完手中那瓶剩下那点,转手去开下一瓶:“爱过不后悔。”

“真的?”

“啊?”方士谦反而愣了一下,他刚刚就顺口一贫嘴,谁知道他要问什么啊,怎么着这还戳中了?

郭明宇刚刚被震的有点厉害,现在缓过来了跳脱机灵也就回来了:“我认真的啊我有问题。”

“你说呗。”

“你和王杰希,怎么掰的?”

方士谦举起刚开的瓶子闷了一口,笑了一下:“呵,能怎么掰的,我怂了跑了呗。”

“为啥跑啊?”

“说了啊,因为我怂了。”

“你怂什么了?”

“……”方士谦沉默了一下,淡淡的说,“哦,我觉得他不喜欢我。”

叶修在旁边给郭明宇补充了一句:“其实他就是当时一犯病脑子一抽就跑了。”

郭明宇一看就懂叶修肯定知道点内幕,立刻拿出忽悠的本领:“唉老叶,伟大的叶神帅气的秋哥呸修哥,来透露点啊。”凑过去递了根烟,还上道的点上,“我一直以为是王杰希甩的士谦啊。你是没瞧见他刚出国时那样儿,我和雪峰都被吓到了,活脱脱一失恋少男!”

方士谦生生把“少男你大爷”几个字和着酒咽下去,咬牙决定不跟快醉酒的人计较,然后默默开了瓶酒放在郭明宇顺手的地方。

“王大眼要是有甩老方的魄力,他还会是微草单亲好爸爸?”叶修吸了几个小时以来的第一口烟,觉得浑身舒坦多了,于是他透露出了郭明宇想听的内幕:“王杰希从没告过白。”然后拿醒酒茶回来的韩文清把他的烟掐了。

“从没告过白?他俩认识到现在十多年了啊,中间在一起也有快两年吧。”吴雪峰插了一句话,听上去也是有点不可置信。

“是啊所以他不就跑了么。”

魏琛拍拍方士谦的肩膀:“老夫同情你,这要发生在我身上我也得怀疑啊。来,干。”

方士谦和他碰瓶仰头一饮而尽。

何止从没告过白。

又想到,如果再遇到那样的情况他会不会跑。

没几秒就得出结论,好吧他还是会跑。

 

那年总决赛打完第一场,晚上复盘完回到宿舍发现手机不见了,想想可能是落在了训练室,就返回去找。

走廊幽暗,懒得开灯凭着熟悉摸到训练室,训练室的门虚掩着,隐隐约约透出灯光,松了口气,看来杰希还没走,这样他就不用绕路去拿钥匙。

后来方士谦想,肯定是因为决赛打百花打的太狠,他就被张佳乐的幸运E传染了。

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巧合。

他只是偶然的,听到了那些本来他不会听到的话。

他正准备推开门,却听见里面有人在说话,立刻认出来是王杰希和邓复升,听起来他们聊的话题比较私人,犹豫着是进去还是等他们聊完。

然后他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邓复升说:“小队长你和方神在一起多久了?”

作为话题当事人他立刻选择在门外偷听。

他们一直没有公开,结果这个赛季初他在训练室偷亲王杰希被小别和柏清看见了,疯传整个微草后,治疗之神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从此每天调戏他的小队长更肆无忌惮。

王杰希觉得有点好笑:“怎么你也这么八卦?”

“好奇嘛好奇。”邓复升笑,“一开始吓了一跳,后来挺担心队员的反应,但是想想要是你们俩的话,其实大家都能坦然的接受。”毕竟方神从过去就天天调戏你我们都习惯了真的。

出乎意料的,王杰希开口说:“我不能接受。”语气平静,“我给不了他想要的。”

门外的方士谦一瞬间僵住。

“我是微草的队长,我没办法给他对等的感情和关注。复升,对我来说,微草最重要。”

他有些恍惚的想,哦原来杰希一直这么想。

原来这两年,他不能接受。

“走吧,都决赛了别再关注这些八卦问题了。好好休息。”

他听到里面有推动椅子的声音,脚步声渐近。

他转身跑走了。

总决赛第二场微草主场,团队赛方士谦失误,导致防风被提前送下场,3V4对面带治疗,结果不言而喻。百花翻盘后,正好积分直接打平,进入第三场加赛。

晚上复盘后他返回到训练室,打开训练软件,做着最基本的操作测试。

他需要发泄。

今天的比赛他节奏紊乱,跟不上自己的动作。不是因为什么状态下滑,只是太不平静,不平静到手抖。

他忽然想到,谁说的十指连心?居然是真的。

测试到后面索性自暴自弃的凭感觉乱按,然后直接关了软件,不用看他也知道测试数据是一片鲜红。

关电脑回宿舍,脑海里不停回放着那句“我不能接受,我给不了他想要的。”

他没办法自欺欺人,那句话那么直白他连拐个弯曲解的余地都没有。

他没办法做到不在意,没办法再做到淡定自若。

尤其是面对王杰希的时候。

他看着王杰希躺在宿舍里看书,觉得他得克制,不过最后也没忍住。

抱住人用力的亲吻,亲的时候还想到,开始和结束都是吻也算是圆满了吧。

“士谦,怎么了?”

他把人按在怀里说:“没什么,睡觉。”

既然不能接受为什么又能容忍他抱他亲他。

他没想清为什么。

他只想到,小队长你太温柔了啊。

温柔的,快要杀死治疗之神了。

两天后微草二冠,他没和任何人打招呼就直接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役,用最快的速度办好了所有手续。

这地方他待不下去了。

 

其实总结下来全过程也无非就是他听到了一句扎进心窝里的话,胡思乱想脑子一抽就走了。

而且到现在都还没释怀。


TBC

 
评论(38)
热度(86)
© 夏黯|Powered by LOFTER